【經濟日報專欄】跳脫穀倉 尋找解答

全球經濟成長進入中長期的停滯期,各國政府和企業都在尋找對策。由於這並非單一事件帶來的衝擊,而是結構性的整體環境因素造成,傳統的分析方法恐怕也無法得到我們需要的解答。

美國金融時報的主編吉蓮邰蒂(Gillian Tett),在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研究市場秩序混亂的原因,其後提出了「穀倉效應」一詞,用以解釋不同組織中出現的本位主義,如同各自封閉的穀倉,讓資訊無法充分流通、產生狹隘的決策。我認為找出自己的「穀倉」是什麽,正是陷入困境的國家、企業、個人最重要的課題。

國家的「穀倉」存在已久且無可避免。當歐洲每一個國家以自身利益看待難民潮,跨不出單一國家、單一區域的穀倉,就註定這個問題找不到解答。回顧過去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等國家快速崛起、大幅進步的過程,都是在區域內或產業內找到獨特的利基與槓桿,圍繞在國界的穀倉內絕對無法突破困境。

企業的「穀倉」是現代管理專業分工的產物,缺少分工,許多基礎技術便無法精進。但是達到分工的效果只是第一步,決策階層如何打破穀倉,則是如今企業永續發展不可或缺的第二步。順暢的跨部門溝通、緊密的產銷協調機制、走出實驗室的研發人員,都是打破企業穀倉的辦法。

個人的「穀倉」要打破,我認為是最知易行難的一部份。資訊爆炸的時代,看似每個人都握有更多資訊來做決策,然而真實的情況卻是每個人的觀點更狹隘了。一來是因為新知出現的速度太快,原本這就是一個掌握全貌不易的時代;二來是經過社群媒體的「過濾」,出現在大眾面前的資訊已經限制了思考方向。

那些只想先聽結論、只想知道重點的閱聽習慣,確實有比較好的接收效率,不過我認為它正是形成個人「穀倉」的罪魁禍首。在速食閱讀、速食決策、速食執行的方式下,個人競爭力下降只是必然的結果。

廣泛接收資訊,不帶預設立場的思考判斷,以及擺脫既有框架的決策模式,才有機會跳脫個人、企業乃至國家的穀倉,在這個高度競爭、高度飽和的環境中,享受專業分工的好處,又避開專業分工帶來的危機。

(文: 吳育宏,經濟日報業務最前線專欄)

【延伸閱讀1】訓練使我們「見樹」,教育使我們「見林」

【延伸閱讀2】一台翻轉90度的影印機,如何促成一筆交易?

【延伸閱讀3】安排大陣仗去機場「搶訂單」,卻見郭台銘和客戶一起走出來…想當業績王:見客戶前,先問自己5問題

吳育宏 @ Facebook(臉書粉絲專頁)

吳育宏 @ LinkedIn

B2B業務 大是文化 吳育宏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